人文关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文关怀

像山一样的爸爸,也有一颗柔软的心

浏览次数:130 发布时间:2021-04-22 16:02:25

第一次看见爸爸哭,是我上大学的时候。

那时铁路还没提速,直线高速也未开通,不过,从学校“辗转”到家也只需半天时间。
学校虽离家不远,但为了最大限度地追求“不在爸妈管束下的自由”,我通常寒暑假才回一次家。
平时和爸妈打电话,闲聊近况,他们和我都是只“报喜不报忧”。那时,我从来没有担心爸妈的念头,我狭隘且偏执的认为,只有对老年人才需要问候身体健康,爸妈还年轻,我管好自己就行了。
大二暑假回到家,我看见妈妈躺在床上,憔悴得让人心疼。一问才知道,妈妈生病好长时间了。为了不影响我学习,爸妈一直没有告诉我。这让我愧疚不已。
第二天中午,妈妈被疼痛折磨得难以承受,哭喊出来。我跑进房间,看见爸爸一手紧紧握住妈妈的手,一只手帮妈妈按摩疼痛的身体。爸爸虽没说话,但我看见他眼圈红了。
看见我进来,爸爸便出了房间。我只能望着他的背影,佝偻着身体,头略向前倾,手也在脸上抹着。
我知道,爸爸是在擦眼泪,他不想让我看见他的心痛和脆弱,只想留下一个坚实的肩膀扛下所有家庭的责任。
后来,爸爸带妈妈辗转于多家医院,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妈妈的病渐渐好了。
经历了这一次,我第一次感受到一向严厉的爸爸,也很脆弱,因为有责任、有爱的加持,他在外人眼中,才那么伟岸。
第二次看见爸爸哭,是奶奶去世。
奶奶晚年患了眼疾,双目失明。原本透亮的世界一下子变得黯淡无光,这让奶奶难以适应,时刻处在一种极度恐慌和不安的状态里,越来越依赖家人的关注,渴望家人的陪伴。
爸爸真的做到了“父母在,不远游”,他推掉了所有外地的高薪工作,只为每天下班后可以回家陪伴奶奶。
后来,奶奶的老年性痛症愈发严重,发作也愈加频繁,心理产生了巨大的无助和孤寂,像个婴儿那样,常常在夜里醒来需要爸爸的安慰和照顾。
爸爸晚上睡不好,第二天仍需早早起床上班,可他从来没有对奶奶说过一句重话。
奶奶也时常和我说:“你爸爸对我真是太孝顺了。”
可是,没多久奶奶还是去世了,爸爸就那样跪在地上,一个五十几岁的男子嚎啕大哭,像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有人说,奶奶的离世,对爸爸和奶奶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但我更相信,爸爸并没有将奶奶当作负担,他享受着这互相牵绊下的温情。爸爸悲恸的哭声里释放着悲伤和痛苦,饱含着不舍和深情。

爸爸情绪平复后和我说:“这一两年,每天晚上,你奶奶都会把睡梦中的我喊醒,今天晚上我自己醒来的,却再也听不见你奶奶的呼唤了。”说完,爸爸的眼里又成了一口井,装满了泪水。
奶奶口中“不会对我说柔情话”的儿子,我眼中“不说话会很严肃”的爸爸,内心情感原来如此丰盈和柔软。
第三次看见爸爸哭,是最近回家。
我毕业的时候,爸爸期待我能回老家工作,而年轻的心总是憧憬着未知,于是,我留在远方。
爸爸口口声声说尊重我的决定:“只要你喜欢,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可他的心里,一定还是失落的。
好几年过去了,我在这个城市里安了家,生活终究是变成了千篇一律。
这几年,高速开通了,我开车回家需要的时间比过去少了一半,可我回家的次数并没有因时间的减少而增加。
时间似乎改变了很多东西,它让爸爸一改往日“严父”的形象,成了“慈父”。它让爸爸变得爱闲聊爱倾诉了,每次回家爸爸都会跟我聊上很久。
在家小住几日,又要启程离家。爸爸会主动帮忙收拾行李,帮忙搬运上车。
爸妈会送我上车,每次车子开出很远,我从后视镜里看见他们仍然站在原地。
有次,爸爸帮我放好行李,便回屋里休息,妈妈也假装拿着扫把搞卫生,他们没打算出门送我。
准备上车的时候,我隐隐听到屋里传来忽轻忽重的呜咽声。
我停下脚步,是爸爸哭了,他像在极力压抑,却又无法控制地哭了出来。
从小到大,爸爸对我的好,一幕幕清晰的在我脑海里浮现。
送我上学,拎着大包小包,叮咛又嘱咐;
去我学校,带特产买零食,爽朗又大方;
等我回家,路灯下的身影,伟岸又高大;
出门游玩,偷偷塞零用钱,小心又温暖。
小时候,爸爸挺直着背将我举过头顶,看世界之大;长大后,爸爸的背渐渐佝偻,却依然想用自己的力量将我送到最高的地方……
想着想着鼻子一酸,心里五味杂陈,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我不顾一切跑回屋里,爸爸坐在椅子上,躬着背,双手抱着头。
泪眼朦胧中我瞧见爸爸头发花白,突然醒悟,为什么这些年爸爸一直留着极短的头发,爸爸老了,但他却从不想让我知道。
许久,爸爸握住我的手,抽泣着断断续续喊我名字:“是爸爸不好,没能好好照顾你,让你来回奔波……”
爸爸的话充满力量,冲击波般震动着我。

少不懂事,以为爸爸盼我留在身边是他的“一己私心”。其实,是爸爸担心我在远方吃苦受累,他愿意一辈子“负重前行”,给我“岁月静好”。

父爱如山,不管我年纪多大,他永远屹立在那儿,给我身体和灵魂的依靠;父爱如海,不管我走多远,他永远温暖着我,让我感受到爱与呵护。
爸爸的眼泪流在脸上,也淌入了我的内心,惟愿此生多些时间可以擦干他脸上的泪,分担他身上的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