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葬礼仪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殡葬礼仪

丧礼--------武魂

浏览次数:636 发布时间:2020-01-03 10:43:00

丧礼--------武魂

--来自<朝阳陵园资料库>

死亡可以理解为一种回旷,邺生帝世陛向起点的一种回归。这一过程亦是出发的过陧。向着另一个世界的出发。为丧,丧葬礼仪中多有旨在发送,引领亡者离开此世前往他界的各种举措。  


 河北乡村的丧礼中多有送魂仪式,即在死后三日或次日,将亡魂从土地庙或城隍庙招回家“使钱”,之后为其焚化各种“纸活”,如纸糊的车马、库楼、碑亭、隅俑等物件;若死者是女性,焚化的纸活中必须有牛;说法是女人生前总是洗洗涮涮,一生槽踏不少水。这些脏水都存在阴间,女人死后要被迫全部喝掉,因而要带几条牛到阴间,可替她喝脏水。焚化冥器后,亲友们行礼哭嚎,送亡人上阴间之路。 


  旧时,贵阳丧俗是人一断气,马上请些道士来为他“开路”送魂。丧家在自家院子中用许多椅子堆成两堆,一匹白布连着阳堆椅予,看上去很像一座白色的}乔,道士向桥磕头后,立于轿一转,一边转,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忽而又转向四方,家人则在旁边烧着纸钱。原来这就是道士为死者求情,求那些在阴间守路的路神,放死者灵魂通过,亲人烧纸是让死者带上钱去“上税”或“进行贿赂”。最后道士须带孝子、小辈们对“桥”叩头。俗谓这样死者灵魂赴黄泉的路已开好,他也就上路了。于是道士离去,家人回家立即将家门上的门神用白纸封好,意为封住门神双脚,让死鬼自由出入。 


  浙江绍兴一带,在老人临死断气前,要为他洗手、冼脚、揩脸,并拿一套他平时露穿的整洁衣服给他换上,同时在病床前焚烧佛经,一入口里念道:“管好自己,《管好自己”,意为给他带上的钱不要给野鬼抢了去。然后将焚烧佛经的灰用红纸包上两包,塞在II伍死者的手中告诉他:“这是路费,你捏住。”接着将他的头换一个方位,让他在下世投胎时落地快些。死一断气,马上在房内点烛焚香,每个亲人执香三支哭着送他的灵魂离开人世,同时由一人征天外烧纸轿一顶,纸轿夫二个,北他们抬前死者的灵魂赴阴问。孝子还须身着素服,散发,由一人撑伞持银锭,陪着他哭往土地庙,到土地神前为死者注钠户籍,“松绑”。当地俗谓死首灵魂是被绑在柱子上的,所以孝子背靠柱子,双手向后倒抱三下,亲人可“松绑”。绍兴丧礼中还留下了父母去世,女JL“叫河港”的风俗。当父或母一咽气,亲生女就沿着本村河港,悲哭嚎叫,那哭叫声撕心裂肺,催人泪下,既发泄失去亲人的悲痛心情,也寓意女儿美好朴素的祈望,同时也退亲人的灵魂上西天。 


  福建惠安渔柑隆重而优雅的送魂风俗还鲜为人知。当老人弥留之际,亲人即将他抬入祠堂,安放在厅间临时铺设的灵位上。当地习惯年过五十谢世者即谓之寿终正寝,方可在祠堂送终举衷发丧。届时,亲友、邻里、村民闻讯赶来共同守候着行将过世的人。村中的乐师在厅堂的一侧演奏起音调清雅、悠悠动听的南音,幽扬古朴、缠绵悱恻的乐曲犹如一支“送魂曲”,在祠堂中藜绕飘荡。一位中年妇女手执檀板,在乐声中边拍边唱。这就是当地特有的南音演唱为死者送魂的风俗。老人在熟悉舒心的音乐中慢慢地告别了阳间,告别了人生,踏上极乐世界之路死者的亲属为这种隆重的送魂场面感到无限的慰藉。  


 有一些地方的送魂方法则不同。广西昌平一带的送魂,在死者断气后,亲人用竹竿捅破屋顶打开一只天窗,俗称“通天洞”,然后鸣放三响爆竹。一来以报丧,二来为亡魂由通天洞直升天堂牡行。而风山一带在死者断气之际杀一只鸡,俗谓“开路鸡”,为死青灵魂引路开道。山东临朐一带的送魂仪式甚是繁复,分为艺干步骤。首先是指路。所谓“指路”就是为鬼魂指明升天的邀路。其地的指路仪式一般由族中的长者主持,先把纸马放在定前,再让死者的晚辈至亲(长子除外)在灵前跪下,死青的次子手持“长线”在尸体上来回拖动,然后把“长线”放在死者生前穿的一件旧衣服上,大家便一齐起立伸手托住衣服,移至门外,放在纸马上,由死者的一位侄子,手持三炷香前导,其他人抬着纸马在距住宅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下,邻人拿些麦秸堆在纸马旁边,点燃麦估。把纸马、旧衣和长线等一齐烧掉。与此同时,大家齐嘁:“××,别害怕啊,上西南啊!”长子则站在院门旁边高凳上,高举一根插着香火的秫秸,指向西南天空,大声喊道:“爹(或娘),上西南啊!”连喊数声之后,把秫秸扔掉,痛哭流涕地回灵堂跪下,等其他人返回灵堂,便一齐大哭。  


 指路之后是送浆水,亦称“送汤”,胶东地区称为“报庙”。送浆水的地点是土地庙,据说阎王爷主管人的生死,土地爷是其手下的地方官,鬼魂在去见阎王之前,先要在土地庙羁押三天。因此,家人要在亲人死后的当天或第二天,去给鬼魂送浆水。浆水是由生水、面粉和小米混合而成,装在壶里,有的壶里装清水。也叫做浆水。送浆水的仪式比较隆重,由死者的侄子用木盘托管浆水壶和香纸长钱等在前边开路,死者的其他家属按照喝女长幼的次序排列成行,手持香火尾随其后,大孝子手中还要拖着一根擀面杖。来到土地庙后,领头人把浆水等摆在供杂上,把香火集中起来插到香炉里,然后一边烧长钱、纸钱,一边浇奠浆水。同时,大家齐嘁:“××,我们给你送饭来了。”送浆水要在早、中、晚饭之前连送三次,胶东叫“报朝庙”、“报午庙”、“报晚幽”。灿果死亡的时间是下午,还要多送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