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爱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孝爱文化

三则小故事的启发

浏览次数:130 发布时间:2021-04-08 10:51:22

《易经》讲: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多做好事善事,多发善心,善念.

梅兰芳:父亲的善行泽被后代
提到梅兰芳,相信即便是不听京剧的人,也知道他的大名。
1894年10月22日,梅兰芳出生于北京,8岁开始学戏,10岁登台,开启了他不平凡的一生。他名震全球,富家伶界,有如此大的名利,一方面是他个人的努力,另一方面是他祖上积德行善。
梅兰芳的父亲梅竹芬在成婚前,做了一桩天大的善事。
梅竹芬从小学拉胡琴,经常在皇宫演出,积攒下钱财5000多两,是一笔相当可观的存款。一日,梅竹芬在返乡成亲的途中,看到很多茅草棚,里面住着很多难民,因为荒年,难民们无吃无穿,很是可怜。
梅竹芬见状,心生怜悯,心想“我有5000多两,如果分给灾民3000两,我还剩2000两,足够我成亲的了。”于是,他拿出3000两赈济灾民,可灾民太多了,根本不够分配,3000两布施完了,又有灾民苦苦哀求他,他又把剩下的2000两全部分给了灾民。
虽然多年的心血积蓄一朝散尽,可他心中却十分愉悦。没钱返乡结婚,他只得返回北京,继续努力赚钱。
又过了三年,梅竹芬又攒了一笔钱,才完婚。若干年后,梅兰芳出生,并成了享誉全球的人物,富甲伶界。

从阴德角度来说,梅兰芳能够获得名利,和他父亲那一次广行布施,做了大善事有很大的关系。纵观历史,但凡有所成就、或是富甲一方的人,几乎都是祖上的庇佑。

莆田林氏:无林不开榜
福建莆田,无人不知林氏。林氏先世祖母好善,常做粉团布施穷人。老太太布施非一日之功,而是长年累月,不曾间断,必定也是家大业大。
一仙人化为道人见林家布施,于是天天来此索取,别人要一个两个,他要六七个,并且天天都来,这一要就是三年。
平常人若见这样的人必定觉得此人贪得无厌,未免心生不悦。可是林老太太却每日欢欢喜喜将六七粉团交与道人。
三年哪,非常人所能及。道人知道,布施救人发自内心,这是真善。
一日,道人告诉老太太,你家中有一风水宝地,待你百年之后一定要葬于此地,那么将来你的子孙做官之人,有一升芝麻那么多。老太太百年之后,后代依照道人指点将她下葬。
果然,她死后的第一代后人就有九人考中进士。以至于在福建莆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叫“无林不开榜”。

但逢科考,中举人、进士的,数林家最多,直到现在,林氏后人依旧贤德倍出。

窦燕山:五子登科
凡是读过「三字经」的人,都知道以下四句:「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是说窦禹钧的事迹。
窦禹钧是五代后晋时幽州人,因为幽州属燕,故名燕山。他自幼丧父,由母亲抚养,对母亲从不违逆,非常孝顺。
在那个时代,多数在二十岁左右就结婚,所以如果到了二十岁还没有儿子,就会感到「无后为大」的忧虑。可是禹钧到了三十余岁,膝下犹虚,正在愁眉不展的时候,忽然一夜做了个梦。
梦见他已故的祖父对他说:禹钧!你前生的恶业很重,所以你今生的命运,不仅没有儿子,并且寿命也很短促,我亲爱的孙儿,希望你及早回心向善,努力多做救人济世的善事,或许可以转变业力,扭转命运。
他一觉醒来,把梦中祖父的话铭记于心,从此立志奉行众善,莫作诸恶。窦家有一仆人,盗用了禹钧二万银钱,恐怕给主人发觉,就写了一张债券,系在自己小女的臂上,券上写明:「永卖此女,偿所负钱。」仆人从此远逃他乡,禹钧发觉后,将那债券焚毁,并且将仆人的女儿视如亲女抚养,长大后,还替她盛备嫁妆,嫁了一位美满的贤婿。
有一年新春元旦,禹钧到延庆寺拜佛,见大雄宝殿的拜垫旁有一包袱,内有白银二百両及黄金三十両,他想一定是拜佛人所遗失,就在寺中守候失主。
等候了半天,果然见到一位悲泣而又惊惶失措的人前来,禹钧问他何故悲痛慌张,那人说:我父亲给绑匪掳去,限时处死,我好不容易向亲友们东借西凑,得到白银二百両及黄金三十両,预备把这笔金银赎回我父亲。哪知我一摸钱袋,黄金白银都没有了,这样我父亲就难免一死。想刚才我曾到这里来进香拜佛,不知是否遗失在寺中。」
禹钧知道那人是失主无误,便将黄金白银如数归还并且还赠给他一笔路费。失主欢天喜地道谢而去。
窦先生一生做的善事很多,例如亲友中有丧事无钱买棺者,他出钱买棺葬殓;有家贫子女无法婚嫁者,他出资助其婚嫁,使外无旷夫,内无怨女。对于贫困的人,他借钱给他们作营商的资本,因此各地的穷人,由他帮助而得以维持生活的,不可胜数。
他为了要多救苦济人,自己很俭朴,从不浪费,每年量一岁的收入,除了供给家庭的必要生活费用外,都用作救苦济急。他还建立了书院四十间,聚书数千卷,礼聘品学兼优的老师,教育青年,对于贫苦子弟,代为缴纳学费,先后造就了很多学问高深的优秀人才。
此后,窦先生更加努力修身积德,后来果然生了五个儿子,因为他家教很严,所以儿子们都很循规蹈矩,效法父亲修身积德,和睦雍熙,满门孝顺。五个儿子都先后中了进士,大儿子窦仪官至尚书,次儿窦俨位至翰林学士,三儿窦偁官参知政事,四儿窦侃任起居郎,五儿窦僖位左补阙。
还有八个孙子同样效法祖父修身积德,因此也很贵显。当时侍郎冯道赠诗一首云:「燕山窦十郎,教子有义方,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窦禹钧本人,也做到谏议大夫的官职,享寿八十二岁,临终前预知时至,向亲友告别,沐浴更衣,谈笑而卒。

正因为窦公生平行善积德,功德广大,所以子孙因效法亦同样获善果。

三个故事,细思耐人寻味。
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先祖有德,福荫后人的故事不胜枚举。
诚然,这些代有才人出的家庭必定少不了良好的教育,可是在看得见的背后,谁又能否认这不是先祖好善积德的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