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关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文关怀

平凡的生活中,也有一处一处的风景

浏览次数:219 发布时间:2021-03-21 10:00:36

周国平说: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都要用平凡生活来衡量其价值。伟大、精彩、成功都不算什么,只有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

人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懂得父母平凡,接受自己平凡,允许孩子平凡。
懂得父母平凡
长大成人的第一步,就是懂得父母的不容易,理解父母的平凡。
苏轼一生四处漂泊,长子苏迈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照顾苏轼的饮食起居。苏迈年少时,居无定所,没有一个安定的成长环境。
苏迈成年后,苏轼被捕下狱,苏迈又四处奔走营救,尝尽人间苦楚。
苏迈成婚后,有了自己的家庭,但苏轼又率遭贬谪。正如苏轼在《自题金山画像》中所写: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从黄州一路贬谪到荒无人烟,瘴气横行的海南岛,苏迈都能抛家舍业,去到贬谪之地照顾老父。
作为苏轼的儿子,苏迈是幸运的,他有一个名垂青史的父亲。同样,作为苏轼的儿子,苏迈又是不幸的,一生都受到父亲牵连。
尽管如此,他也从未抱怨。他清楚,在命运面前,父亲也只是凡人。宽容父母的过失,原谅他们的平凡,是为人子女最基本的修行。

接受自己平凡

苏轼二十一岁金榜题名,同年弟弟苏辙也高中进士,一时两人名动京城。他在《沁园春》中写道:
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此时,苏轼胸怀天下,理想远大,当他正欲一展抱负,母亲却突然病故,按制要回乡守孝三年。
三年后,苏轼参加制科考试,入第三等(宋朝官吏考核的最高等级),为百年第一。
不料又被小人的诬陷,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在黄州苏轼日日除草种麦,畜养牛羊,把一片荒地开垦成为历史上著名的“东坡”。
苏轼《答李之仪书》:得罪以来,深自闭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樵渔杂处,往往为醉人所推骂,辄自喜渐不为人识。
从朝堂之上沦落到乡野村夫之间,即使被人推搡漫骂,苏轼也不觉得难堪,反而欣喜于别人未能将他认出。
他接受了自己的平凡,全身心地享受着市井凡俗的生活。
苏东坡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茫茫人海中,我和其他人一样都是普通人。
许多人终其一生不曾经历过苏轼的坎坷,也没有苏轼的才气,却自命不凡,一味抱怨命运的不公。
勇于承认并接受自己的平凡,才是对生活真正的诚意。只有接受了自己的平凡,我们才能真正理性地规划未来。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中写道:
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
接受平凡,不是向命运妥协,而是与自己和解。接受平凡,不是为了无所作为,而是明确自己能做些什么。

一个人开始接纳自己的平凡,是活出自我的开始。

允许孩子平凡
允许孩子平凡,是为人父母的必修课。父母总是对孩子的未来满怀期待:
孩子刚能骑木马,父母就忍不住幻想自家孩子以后能当将军;孩子期末考第一,父母就开始考虑孩子将来上北大还是上清华。

然而,苏家两代为人父者,却都反其道而行之。

苏轼十一岁那年,父亲苏洵曾作《名二子》一文,讲述苏轼、苏辙两个孩子名字的含义。
文中写道: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则吾未见其完车也。
车辐、车盖和车轸,都是一辆马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轼,不过是马车上用作扶手的横木。
相比其他部件,轼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如果没有轼,也无法组成一架完整的马车。
为人父母者,大多期望孩子做人中龙凤。
而苏洵的这番话,却似乎是想对儿子说,你也可以做一颗普普通通的螺丝钉。
等到苏东坡自己有了儿子,终于体会到当年父亲的良苦用心。
他在一首诗中写道: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不要把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自我的期待强加到孩子身上。平凡、平安,就是父母对孩子最美好的祝愿。
《中庸》开篇即说: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
人生的道路各有不同,按照自己的天性去生活,只要能尽性,平凡,也是圆满。
接受平凡,在接受的基础上,锤炼从平凡生活中攫取幸福的能力。平凡的日子,一样可以有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