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关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文关怀

余秋雨撰写的两篇碑文

浏览次数:62 发布时间:2020-09-01 11:02:46

秋雨何罪?唯以名太高。

在当代文坛,余秋雨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贾平凹称其是百年难得的人才,金庸把他和鲁迅相提并论,余华称在散文领域他堪比朱自清和钱钟书。但是同样,余秋雨也是争议最大的一位。出书有人指瑕,演讲有人挑刺,写字有人指点,总之,新世纪以来,中国的知识界,四分五裂,大概只有在两件事上还存有共识:一,好好挣钱;二,抵制余秋雨。
余秋雨题写的碑文不多,有两篇较为有代表。一篇《法门寺碑》被誉为经典;一篇《钟山碑文》被骂为是“紫金山最令人作呕的一景”。
余秋雨碑文:一篇争议无数,一篇堪称当代经典!
钟山碑文争议无数
2009年12月3日,由余秋雨撰写的南京钟山风景区综合整治纪念碑文在中山陵梅花谷揭幕。在由自安徽运来的长12米、高4.8米、厚1.6米,重达136吨的天然巨石上,用金字阴刻着余秋雨所撰并以行书写成的碑文。但或许是人红是非多,碑文一问世就被指出文字存在硬伤,引来一片声讨。
喜欢他的人把他当成文坛巨匠,不喜欢他的人说他资质平平,在笔者看来品赏文学作品本身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批评可以针对文字,不要上升至人身攻击
余秋雨碑文:一篇争议无数,一篇堪称当代经典!
华夏大地,美景无数,却有寥寥几处,深嵌历史而风光惊人。其中之一,在南京钟山之麓。此地山雄水碧,古迹连绵,徜徉其间,步步皆是六朝熏风,南唐遗韵;隐隐可见大明王气,伟人身影。每当清秋时节,重重悲欢归于枫叶,滔滔故事凝于静穆。山岚夕阳,明月林禽,真可谓中国文化之最高诗境也。
钟山风景,美则美矣,无奈龙虎际会,风雨苍黄,历尽浩劫,日渐颓芜。所幸得逢盛世,重新打点江山,南京人民于甲申之年启动整治宏图,斥资五十亿,搬迁十三村,移民两万余,增绿七千亩,新建栈道,呼集物种,辟出诸多公园,重修两大陵墓,一时气象万千,如画卷新展,岭苑初洗,经典再现。金陵古城,自此更可俯仰岁月,迎迓远近;中华文明,由此增一聚气之谷,读解之门。主事者命余作文,方落数语,已烟霞满纸,心旷神怡。
有人拿这篇碑文和王勃的《滕王阁序》比,认为余秋雨写得是一塌糊涂。余秋雨也略显委屈地表示这是自己用心写的。


法门寺碑堪称经典
余秋雨碑文:一篇争议无数,一篇堪称当代经典!
在西安西面110千米的扶风县内,耸立着一座佛教舍利塔——法门寺寺塔。该塔建于东汉末年恒灵年间,素有“关中塔庙始祖”之称。在佛教当中,佛塔是保藏舍利的标志,法门寺因舍利而建塔,因塔而建寺,法门寺寺塔就是一座佛教舍利塔。
二十几年前,全国各地在修复重大古迹时总要立碑为纪。但是,碑文请谁来写,成了一个难题。不少地方向当地文化界和公务员进行问卷调查,结果,多数投给了余秋雨。大家充分信任他的阐述高度、文字魅力和文化声誉。余秋雨写成碑文后,接下来应该选择书法家来抄写了。然而,人们很快发现,陕西虽然为书画大省,书法高手也是不少,但是余先生自己的书法也非常出色,于是就出现了碑文、碑书皆出一人之手的美事。这在现代,已不可多见。
余秋雨为法门寺所写的碑文,受到各地专家的高度评价。他的碑文,突破老式碑文的骈赋套路,恢宏、高雅、畅达,具有现代思维高度,又便于普通游人诵读;他的碑书,吸取二王、米芾、赵孟頫、文徵明的行书风姿,兼容庄严和潇洒。
佛指在此,指点苍茫。遥想当初,隐然潜藏,中土雄魂,如蒙寒霜。
渺渺千年,再见天光,众生惊悦,世运已畅。觉者顿悟,兴衰巨掌。
法门于斯,吐纳无量。矫矫魏晋,赫赫盛唐。袈裟飘忽,驼影浩荡。
梵呗如云,诗韵如浪。祈愿此门,不再雕敝。启迪人间,引渡万方。
缘起
三十年前,山河重醒。山河之醒,先醒人颜,复醒道路,三醒古迹。人颜之醒,醒其生机;道路之醒,醒其脉力;古迹之醒,醒其尊严。
忆其时也,九州大地,由躁而静,由浮而定,由浪而敬。阡陌之间,渐有人群访故寻迹,补残修颓。若见古碑,则分外尊崇。抚石如抚先祖,辨文如领遗训。抚毕辨罢,起身而立,拭泪远视,决意立新碑于古墟,续题额于当代,接文脉于将断,呼史魂于未溃。
然而,新碑由谁为文,由谁书写?如此难题,不易定夺,遂请各地报刊,调查民意。岂料当时民意,多归一人。此人何人?即在下也。于今回想,余犹深感汗颜,愧不敢当。
中国历来依仰官衔,而余无官无衔,纯一布衣,竟获各地同选,诚为古今罕事。
退而言之,民众选余为文,尚有依稀理由,却又何以知余能书?莫非天有隐眼,监察多年,见余自少习书,晨窗夜灯,长而问帖,拜王谒颜?
天意安排,无因无由。大凡无因无由之命,万万不可推却。此事更涉山河之托,尤其庄重无比。余唯默受之,怯承之,深感之,静悟之。于是沐手焚香,恭而执笔。点划如杵,轻叩吾心,墨色如云,尽倾吾情。先后计有仰韶遗址、炎帝陵、秦长城、都江堰、云冈、法门寺、采石矶、大圣塔、金佛山、峨眉讲堂、五磊寺,兼有胜景题额,如玉龙雪山、昆仑第一城、乌江大桥等等。书罢卷之,分寄各地,如放群鹤,身心俱驰。
余秋雨碑文:一篇争议无数,一篇堪称当代经典!
遥想山麓水侧,古磐老藤,刻凿之声,昼夜不息。镌入岩壁,锲进历史,叮当似乐,合成恢宏。千年在手,万里在怀,余生何幸,膺此荣命。
当时尚无复印存稿之技,故而所寄墨迹,皆已耗于刻凿。此番收集,皆为重写,文句亦有改动。
除上述大碑外,余之笔墨,更多抄写经籍。所抄经籍,亦常受邀各地,付之镌刻,如受邀佛教胜地普陀山、宝华山抄写《心经》而付之石刻,受邀道教胜地茅山抄写《逍遥游》而付之石刻。抄写既久,便发心今译,以便今日民众畅快领悟。余之今译,集学术之惠,戒学术之弊,求清通流丽,探千古诗魂。今译之中,面对屈原最为用功,面对苏轼最为惬意。今译之后,又奉献长篇论述,多方阐释经籍,由此组成书法、今译、论述之三相结构。
至此余心甚慰,余意已足。回首往昔,如许经籍,教余为人,助余立世,定余格局,铸余心魄。余自幼诵之、背之、含之、品之,今则温之、书之、译之、论之。毕生文事,莫此为要。值此霜鬓时节,理当公之诸友。望诸友读罢译论,再返书法。看吾笔吾墨,撇捺提顿,皆是赤诚意绪,醮泪游动。
本书于选印大碑和经典之余,又加入自己平日所写之部分诗词,及赠送友人之书法作品,让读者于庄严之后,略感轻松。
纸积如堆。笑余毕生长途,步步不离墨迹。谨以五言小句,略述日常生态。藏头“秋雨笔墨”,以结此文——
秋窗写大碑,雨夜抄经籍,笔丰藏远山,墨浅唤吾妻。
余秋雨作序于甲午初夏,修改于乙未元宵